揭秘刷脸支付加盟骗局

随心瑜2020年3月31日

去年,刷脸支付绝对是行业的一大热点。

但刷脸支付这项新技术的推广,却在去年下半年开始,慢慢沦为骗局。

一些公司花几万买了一套系统,就开始通过会销在全国推广,“一次会收几百万,一个月能收上千万,套路和过去的加盟骗局完全一样”。

而底层的加盟代理商,就沦为了被收割的韭菜。

目前,行业有近一半的代理商退出,三成转型,还剩下两成在苦苦挣扎。

有业内人士指出,刷脸支付技术尚不成熟,现在大力推广为之过早,“最后只能是一地鸡毛”。

01 退出潮

陈淮安在2019年10月就决定退出了。

这一年的5月,他成为了刷脸支付的代理商,前前后后投入了几十万。

他本来准备在2020年初就将手头的20台机器卖掉,没想到遇到了疫情,“全砸到手里了”。

“我现在是分文不赚,全赔。”他说。

刷脸支付曾经被视为风口,如今,这个行业却在疯狂退潮,大家都急于出手支付设备。

“最近的刷脸支付交流群里,很多代理商都在七折抛售设备。”知脸科技CEO陈贝齐称。

但即便是七折,询问者也寥寥无几。

陈贝齐称,这种现象从去年12月就出现了。只是这段时间受疫情影响,退出的人更多。

“目前至少五成玩家已经退出,三成接入其他支付产品,还有两成在观望。”陈淮安说。

就算剩下这两成在观望的公司,最近也活得极为艰难。

疫情期间,大多数餐饮店、商超都没开门,设备推广不出去。

再加上特殊时期大家都戴着口罩,谁还愿意用需要摘口罩的刷脸支付?

一位代理商称,即便是跑断腿拼命推广,“业务量也下降了至少30%”。

“刷脸支付行业现在基本上是一地鸡毛,从业者正在惨烈退场。”业内人士胡青称。

2019年年初,刷脸支付一度被捧上了风口,被誉为“支付行业的第三次革命”。

热捧它的,正是微信和支付宝。

2019年前后,支付宝推出了刷脸支付的智能设备“蜻蜓”。3个月后,微信也推出了类似的产品“青蛙”。

“青蛙难道要吃蜻蜓吗?”业内一边调侃,一边看着两个巨头剑拔弩张。

从此,支付行业的一场殊死较量拉开了序幕。

为了抢占市场高地,两大巨头在各地发展服务商,在全国范围内跑马圈地。

风口之下,必有追风者。

冲着这巨大的补贴优惠,大量的服务商涌入,在市场上全面铺开。

去年5月,整个行业开始出现一些新的苗头。

“一些之前做微商、会销的人闻风而来,打算圈走一波钱。”胡青称。

刷脸支付,这个高大上的新科技,开始逐渐变味,被一些人演变成了骗局……

02 系统商

和现金贷一样,刷脸支付领域也有系统商。

目前,要想和微信和支付宝达成合作,就必须自己开发一套支付系统。

这套系统会安装在商户的电脑上,配合着刷脸支付的设备一起使用。

也就是说,这个行业唯一的门槛,就是你有没有软件开发能力。

一般申请成为微信和支付宝的服务商的时候,需要先上传系统功能视图的资料。

但多位业内人士透露,官方没有明确禁止技术外包。

“很多微商、会销团队都直接找外包的系统商,价格从几万到十几万不等,然后再去申请成为服务商。”陈淮安称。

于是,刷脸支付的系统商开始崛起。

他们不仅提供系统服务,还提供一条龙服务。

“我们可以手把手教你,怎么做微信和支付宝的服务商。”一家系统商的负责人武金浩称。

他们可以帮你通过支付宝和微信的审核,“资料都帮你填好”;他们还提供培训,教你怎么搭建组织架构,怎么招聘员工,怎么激励员工。

后期运营的时候,他们还帮助招商、营销。

比如,到了固定节日,他们就会出统一模板的海报,套上公司名字和Logo就可以直接用。

“合作之后,我们会建立微信群,技术部、客服部、销售部的负责人都会在里面,你们就专心做市场。”武金浩称。

而系统商,成为了这条食物链的最顶端。

作为行业的送水者,他们基本旱涝保收。

“一套系统卖几万,甚至十几万,有些系统商接了几十家,就是上百万的收入。”胡青称。

目前,市面上的系统商水平良莠不齐,很多都不是做支付的,是为了追风口临时搭建的团队。

而这,也为后期行业的崩塌埋下了隐患。

这些草台班子般的系统商,无法随时维护和迭代系统,商户安装设备后,使用并不顺畅。

刷脸支付的系统商,就类似于现金贷的系统商,他们拉低了行业门槛,只要有钱,就可以进场捞金。

03 服务商

在系统商的加持下,行业的刷脸支付服务商越来越多。

“全国出现了五百多家服务商,一个地区一般就有数家,竞争极为激烈。”胡青称。

比如,成都就有十多家服务商。

但这些服务商里,一部分是逐利而来的微商、会销、加盟商团队。

“刷脸支付是2019年的风口,这个好,有噱头,有科技感,背后还有支付宝和微信撑腰,最适合包装成加盟项目。”一家做了多年加盟生意的老板称。

他建了一个空壳公司,招了几个电话销售,就开始干。

刘磊曾在一家服务商工作,几个月后,他就看清了这个行业的本质。

“市面上五百多家服务商,大概三分之二都是圈钱的,只有三分之一是踏实做的。”

这些圈钱者核心的玩法,就类似于以前的“加盟骗局”。

刘磊最开始的工作就是打电话。

他从微信、QQ或者贴吧里找到一些有意向的客户,然后打电话,并邀请他们来公司参观。

“现在微信和支付宝的补贴很高,是进场的最佳时机,做得好的话,一个月可以赚上百万。”刘磊一般都这样忽悠客户,并表示只要交一定的加盟费,就可以开干。

各家的收费标准不同,比如一家的加盟费用是从2999到29999元不等。

“很多客户一算,加盟费只要推广几十个商户就会赚回来,剩下的都是净赚,就会加入。”刘磊称。

他们除了电销,还会会销。

“在会上,他们会用一些成功学的东西来给大家洗脑,比如什么风口啊,躺赚啊。”陈淮安也参加过这样的大会,整个会场都弥漫着传销的疯狂氛围。

“大家都抢着交钱,一场会销下来,能圈几十万至上百万。有的公司做得勤,一个月开4场,每月收入就是几百万甚至上千万。”陈淮安称。

“一家广东的服务商去年赚了几千万。”胡青透露,赚了几百万的服务商一大把。

一些服务商们,通过电销和会销拉人加盟,收取代理费,赚得盆满钵满。

而代理商们,却沦为了被收割的韭菜。

04 代理商

全国有多少代理商?

“起码有几千个。”胡青统计过,五百多家服务商,每家都有几十个甚至上百个代理,遍布全国。

而刘磊看来,这些代理基本很难盈利。

你以为交了代理费,就入了这一行了?其实投入才刚刚开始。

代理商需要大量垫资来购买设备。

支付宝设备的官方定价为1699元,微信的为1999元。一个代理商拿50台设备的成本就要8-10万。

实际上,代理商不是靠卖刷脸支付的设备赚钱,因为官方都有指导价,他们很难加价。

他们主要赚的是支付宝和微信的分润和补贴。

比如,每笔2元以上的交易返7毛,一个月最多返400元。

但是这个钱却没有那么容易拿到,一般需要半年左右才能到手。

这就陷入了一个死循环:想拿到更多的开户奖励和分佣,就得多铺设备;多铺设备,就得有更多的资金。

“需要几百万几百万地往里砸,小玩家根本玩不起。”

而在实际推广中,刷脸支付设备的效果并不好。

“由于竞争激烈,很多代理商出售设备的价格只有几百块,甚至免费送。”一位代理商称。

而用户的使用率极低,一位代理商曾经去商超观察过,一些设备每天的使用率,“只有两三次”。

加上受疫情影响,更没有人愿意摘下口罩刷脸。

而这里面的陷阱,远比想象的多。

“他们会说给你省一级的独家代理,但实际上还在不断招。”胡青称。

再比如,合同里也不会约定责权,都是笼统说对方交了代理费,成为了代理商。

等遇到问题,代理商找过来的时候,服务商就会以没有具体的承诺为借口。“没有后续服务,代理商推广的设备无异于一块砖头。”

业内人士透露,针对刷脸支付目前的加盟乱象,支付宝和微信官方成立了专门的调查组暗访,并关停了不少公司。

“但看起来查处力度不大,我觉得它们最大的想法,还是迅速占领更多的市场份额。”胡青称。

胡青认为,刷脸支付目前的技术和用户接受度还不算高,“现在推广,还有点太早”。

但部分从业者对未来依然看好。

“经过去年的市场乱象,加上疫情的影响,刷脸支付可能在今年下半年走向正规。”陈贝齐称。


0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1个评论
支付通道大全-公众号支付通道大全-官方唯一指定QQ群-939963332
免责声明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