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双印支付看疫情下的机遇 出海企业如何从不确定中获益

迷途2020年4月2日


进入三月份,中国的新冠疫情已经得到有效的控制。但是与此同时,海外疫情不断加剧,世界多个国家采取停工停产、封城封国的政策,让2020年初的全球经济面临严峻的考验。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无论个人生活还是企业发展,都因为疫情而增添了很多不确定性。在看似复杂混乱的景象中,我们该如何找到趋势,把握住新的机遇,从不确定中获益呢?

DokyPay联合创始人闫昊老师以“疫情下的机遇,如何从不确定中获益——以印度印尼支付市场为例”为主题进行了干货内容的分享。以下为闫昊老师在直播间分享内容的整理。

双印疫情状况

目前新冠疫情已经遍布全球,其中除了中国外,澳大利亚、伊朗、西欧、北美、巴西等国家及地区是疫情的重灾区,而印度、印尼所处的南亚、东南亚地区确诊病例增长迅速。由于医疗卫生条件和经济发展水平的相对落后,南亚、东南亚、非洲等以发展中国家为主的地区危险性更高。

根据WHO数据,印度、印尼两国均已进入本地传播阶段。两国政府均宣布对包括首都在内多个城市的封锁令,这意味着成百上千万工厂、科技和财经企业的员工将在家办公。

全球疫情的加剧不仅造成边境的封锁,也直接造成了经济的衰退。

除了获得更多关注度的美国股市,3月12日至3月19日6个交易日内,印尼股市也触发四次熔断。印尼盾兑美元汇率跌至亚洲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

3月13日,印度股市因跌幅超过10%触发熔断机制,交易暂停45分钟。3月23日,印度股市再次熔断。之前一天(22日),印度在全国境内实施“全民居家隔离”。

但市场状况的每一次变动也是一次机会。在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背后,也有行业得到发展。

从中国市场来看,游戏、社交、在线教育、大数据、移动办公、生鲜电商这6个行业在本次疫情期间得到了大幅度发展。我们把今年的疫情与03年非典和08年金融危机做纵向对比,03年非典促进了电商、在线支付、物流配送三个风口的逆势增长;08年金融危机促使着中国从出口转内需,开始了大规模基建投资并迈入3G时代,共享经济得到快速发展。

由此可见,当市场状态发生变化的时候,企业必然要跟着发生变化。

借鉴中国的经验,我们可以去分析一下以双印市场在疫情下具备哪些机会。但是由于此前发展的不同造成市场状况的差异,我们需要将印度和印尼两国过去几年的发展状况结合本次疫情爆发进行动态分析,得出双印与中国之间的共性与特性,以更好地对疫情下的双印市场做出分析与判断。

疫情下的双印支付市场

印度——电子钱包对抗UPI,腐败问题普遍存在

1、印度支付市场演变

印度支付市场的转变从2016年开始。在2016年印度颁布废钞令,原本目的是治理腐败现象,却反而推动了印度的线上支付市场的发展。

在2017年之前印度的电子钱包市场还处于多家混战的局面。2017年开始呈现出巨头垄断的趋势,到2018的时候电子钱包已经超过了银行转账、刷卡等支付方式,占据了主流位置。

然而2019年印度的线上支付市场又发生了大的变动,在2016年就已经诞生的UPI再次进入线上支付市场,目前与PayTM形成对分市场份额的局面,而PhonePe则在两方打压之下势力明显变弱。

虽然WhatsApp Pay在2020年将会入局印度市场,但目前还未在印度上线。此前Amazon Pay、Samsung Pay等由手机厂商或社交工具等开发的支付方式都有些水土不服,因此被大家看好的WhatsApp Pay成为印度支付市场最后赢家的难度很高。

根据目前的趋势,2020年印度将只有三种主要的线上支付方式:UPI、Pay TM、PhonePe。

2、Yes Bank事件

之前对现金贷出海企业造成巨大冲击的Yes Bank事件近期有了新进展,印度央行在3月6日宣布对Yes Bank进行为期30天的临时接管,原因是其不良贷款率、持续亏损和负债率过高。这一事件与Yes Bank创始人拉纳•卡普尔有直接关系,其亲属名下有76家公司,由于不进行严格的KYC就盲目给企业贷款,另外加上房地产、实体经济等领域的投资回收周期很长,导致了很高的坏账率,Yes Bank内部被掏空。

Yes Bank事件对于印度的互金行业影响很大,因为目前印度主要的提供收放款服务的几家支付公司都与Yes Bank有关系,所以基本上市面上能够给互金提供收放款通道的企业都受到了影响。

3、央行三方支付征求意见稿

3月17日,印度央行RBI发布了关于聚合支付服务商的新规定,新规之后,形成Prepaid Payment Instruments、Payment Gateway和Payment Aggregator三类三方支付牌照。其中Prepaid Payment Instruments可以理解为钱包;Payment Gateway在印度被规定为银行搭建系统;而Payment Aggregator相当于其他国家的网关支付牌照。

新规对申请公司的组织架构、股权架构、资金、技术实力等多方面提出具体要求,管控性达到新高。如牌照申请者在申请时需要拥有1.5亿印度卢比的净资产,在运营的三年内,所需资金需增加到2.5亿印度卢比。整体上来看,印度的法制基本上沿用了英制法律,法律制度完善,漏洞少。但是印度的官僚主义严重,腐败现象普遍。另外,印度的一个特点是现代化进程快速,阶级差距大。快速的现代化进程推动下,印度的支付习惯也发生着快速的转变。而由于印度本身的阶级差距就很大,又有种姓制度,所以在快速的发展下消费水平、习惯的差距会进一步拉大,阶级跨越会更加困难。

印尼——两大巨头瓜分市场,互金行业迎拐点

1、印尼支付市场演变

2018年的时候Go-Jek创立了自己的品牌Go-Pay,但是由于印尼移动市场发展缓慢,2018年的时候印尼的主要支付方式还是银行转账、刷卡,且以储蓄卡为主。进入2019年之后,主流支付方式只剩下银行体系的支付和电子钱包支付。Go-Pay、OVO、LinkAja是主要的电子钱包支付方式,而其中OVO和Go-Pay已经培养了大量用户,也已经拥有大量应用场景,在2020年,印尼的电子钱包市场基本上会是这两家的天下。

2、印尼互金行业拐点

2018至2020年,印尼在线借贷市场规模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14%,其中,绝大多数产品背后有中国团队的身影。据不完全统计,超过500个中国玩家参与了印尼互金浪潮。

然而,互金行业似乎迎来了拐点。2020年2月24日,印尼金融管理局OJK宣布暂停发放新的放贷注册信。这意味着目前25家已经获得了贷款牌照的公司和164家获得注册信的公司,至少目前来看将会是印尼仅有的被认可的合法企业。

在互金无法在印尼继续发展的情况下,中国大部分企业会把焦点放在其他的一些行业上,比如直播、社交娱乐、游戏等。尤其是游戏,最近真金游戏已经在双印地区逐渐落地。

从共性与特性看双印市场机遇

结合双印地区近几年的发展趋势和近期热点事件,我们可以与中国值得借鉴的经验相对比,总结两者之间的共性与特性,找到目前充满不确定性的双印市场中的确定性。

共性上,这3个国家都具有人口数量大、智能手机渗透率高、线上支付习惯相对较好、对互联网+的娱乐和生活方式接受度高的特点。而且,如上文所述,经历一段时间的发展之后,双印市场都已经有了头部的电子钱包,网购、直播、手游等方式也已经广泛渗透到双印人民的日常生活。

而在共性之外,我们看到的不同是,虽然网络覆盖率高,但与中国不同,双印的网速较差,这样的网络情况只能支撑网络质量要求不高的产品的使用,而且疫情期间人们在家网络流量上升会导致网速进一步下降。

第二点,双印用户的付费能力偏弱,但是他们会有小额高频付费的特点,主要付费领域是“娱乐+生活”,所以做这类App的企业可以对产品的内购和订阅价格进行优化。

针对上述2点,闫昊认为出海企业可以研发一些相对简单的产品,降低动脑程度,增加产品运气和竞技属性。

另外,出海企业需要注意的一点是,双印两国盛行邮件文化,在工作中主要使用邮件沟通,疫情可能让本就槽点满满的双印企业工作效率变得更低。

虽然疫情对经济造成了打击,但是对于企业来说在乱象中却有了平稳状态下的市场没有的弯道超车的机会。如果要在不确定中获益,就要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


0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1个评论
支付通道大全-公众号支付通道大全-官方唯一指定QQ群-939963332
免责声明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