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垄断?杭州发的16亿支付宝消费券麻烦了

浅笑心柔2020年4月3日

派发消费券本是鼓励市民积极消费,可只发一个支付平台的券,是否属于涉嫌垄断市场呢?

  - 1-

  多地政府派发消费券

  随着国内疫情逐渐好转,为了鼓励消费,刺激经济回暖,消失了11年的消费券再次“重出江湖”。全国上下,约有40个地区陆续发布了消费券政策。

  从3月起,一大波城市都开始了消费券派发模式。

  3月2日,山东济南推出了2000万元文旅消费券;

  3月13日,浙江宁波宣布发放1亿元文化旅游惠民消费券;

  3月14日,南京宣布发放3.18亿元餐旅、体育、图书等7大类消费券;

  ...

  截至3月30日,各地出台的消费券刺激政策累计已高达近115亿元。在部分地区,消费券成功引发了消费“狂潮”,2000万消费券撬动了20亿的消费,杠杆率达到了20倍。


  小编注意到,很多城市都会选择多个平台或者渠道派发消费券,但是个别城市只选择了支付宝,作为消费券的发放平台。

  - 2-

  内定支付宝作为单一派发平台

  3月27日,杭州开始下放总额达16.8亿元的支付宝消费券。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的消费券只能从支付宝上领取,并且也需要通过支付宝进行消费。在杭人员需要从支付宝首页专区入口,或支付宝搜索“杭州”进入“杭州消费券”页面,领取消费券。


  据报道,3月27日,这笔3000万的消费券已经带来了4.53亿元的消费,拉动效应达到惊人的15倍。而显然,这4.53亿消费流水,全部将归入支付宝当中。

  众所周知,杭州作为阿里巴巴的总部,扶持本地企业也是理所应当,但没想到,在发钱刺激消费上,杭州和阿里巴巴竟然也捆绑的如此紧密,真可谓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而同在浙江的嘉兴市,就并没有杭州如此果决的,只选择一家平台进行合作。据报道,嘉兴市在给市民发放的总值2亿元的电子消费券中,有1.5亿属于微信支付抵扣,另外0.5亿元则是由其他支付平台抵扣。

  据知情人士爆料,政府选择与支付平台合作派发消费券,一般是会提前对此进行公开招投标,最终由一个或者多个中标者,与政府进行合作,来派发消费券。像浙江嘉兴的2亿元电子消费券,就是多个平台共同派发,并非单一平台。但杭州好像直接省掉了这个招标的流程,直接选择了支付宝。

  - 3-

  或涉行政垄断

  虽然,阿里巴巴系企业平台客观上具有线上与线下支付、电商服务方面的优势,用户数量覆盖率高,有利于政府消费券的高效发放,便于消费者使用。但是这些都应当也可以由消费者或者参与相关促销活动的商家自行选择,从而保障互联网平台经济的有效竞争。

  同济大学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旭表示,“政府为了刺激经济而发放的消费券可以通过多个互联网平台来落实,无需通过单一平台来实现。”

  我国《反垄断法》第三十二条规定:“行政机关和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不得滥用行政权力,限定或者变相限定单位或者个人经营、购买、使用其指定的经营者提供的商品。”

  如果杭州有关部门,没有事先对此次消费券发放工作,进行过公开的招投标,直接指定消费者通过阿里巴巴系企业获取消费券,或者指定参与消费券减免促销活动的企业,必须与阿里巴巴系相关企业开展合作,那么这种行为就可能涉嫌滥用行政权力限制竞争,违反《反垄断法》第三十二条。

  而且,要知道政府的发出的资金补贴,其也是来源于纳税人,如果只给一家企业,再通过这家企业来转化为消费券,这显然有些过于偏袒本地企业,违背了市场运作的正常逻辑。

  2019年8月8日,国务院办公厅公布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其核心思想就是“着力营造公平竞争市场环境”。因此,不仅互联网平台企业应当遵守《反垄断法》,各级地方政府同样应对遵守《反垄断法》,重视反垄断法合规,杜绝滥用行政权力。

  而且,支付宝及阿里巴巴本身就是创始于杭州的企业。如果杭州带头与本地龙头企业开展排他合作,各地也纷纷效仿,例如广东与腾讯开展排他合作,北京与百度开展排他合作等等。这样一来中国内部统一的大市场就被互联网领先企业“分封割据”,必然会破坏市场竞争秩序,不利于全国一盘棋地发展好经济,等于默许了地方保护主义。

  而现在,全国各地城市在发放消费券鼓励经济的同时,不要只考虑微信、支付宝这两家大型支付平台,也应该要扶持像苏宁、京东和美团等消费购物平台。通过在多个平台上发券的方式,一方面保证了市场的公平竞争,另一方面也能让消费者有自由选择的空间,避免指定或者二选一的情况出现。



0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1个评论
支付通道大全-公众号支付通道大全-官方唯一指定QQ群-939963332
免责声明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