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牌照往事:有人伪造,有公司选择合租

霸刀2020年4月7日
作为入场的许可证,支付牌照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有人为了提升业绩选择伪造支付牌照,也有公司为了入局竟选择租用支付牌照...

伪造支付牌照的事情并不多见。
据判决文书显示,一刘姓男子为提升自己的业绩,伪造了包括支付牌照在内的多个国家机关证件,这些证件被合作公司用于诈骗活动,近日法院对本案进行了审理。

伪造假证是为提高业绩
原来,刘某所在公司的主要业务是为客户搭建互联网平台做展示销售。刘某曾与另一家公司的王某与蒋某等人达成了合作意向。
为与王某、蒋某所在的公司保持长期合作关系,并且提高自己的业绩,刘某在几个月的时间里伪造了央行颁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支付业务许可证”;伪造了由国家通信管理局颁发的“5G入网端口商业运营牌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运营业务经营许可证”;刘某甚至还虚构了一个不存在的“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除了伪造国家机关证件,刘某还伪造了北龙中网(北京)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制作的《互联网商标注册证书》。

制作完成后,刘某将上述伪造的证件提供给了王某与蒋某所在的合作公司,而后这家公司用上述证件用于诈骗活动。事发后,相关人员遭到公安机关逮捕。

刘某犯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犯伪造公司印章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因其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同时又是初犯,且自愿认罪认罚,最终法院判处刘某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
共同租用支付牌照

纵观支付行业的发展,除了伪造支付牌照外,也发生过共享支付牌照的事情
一位资深行业从业者表示,早在2013年,支付行业开始迅速发展的时候,有多家代理公司都曾租用上海优乐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上海优乐)的支付牌照,有的甚至还把支付牌照号印在名片上。

当时,很多商户因为收不到结算款项,迫于无奈只能跑去上海优乐的总部拉横幅维权。上海优乐将支付牌照出租给代理公司,其中一家叫江苏酷刷,也在商户维权声讨的名单当中。

后经调查发现,江苏酷刷是上海优乐老板成立的另一家公司,在没有支付牌照的情况下,作为上海优乐的外包商委托其帮忙承担资金结算业务。此前,俩家公司曾同一楼层办公。
由于上海优乐私自违规多次变更出资人,且擅自在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进行100%股权挂牌交易,再加上上述操作,其被央行上海分行要求整改和退市。


这还没完,关于支付牌照产生的纠纷还不止这一件。2014年上海优乐股份发布了一则关于有公司冒用优乐支付牌照的声明,随后相关公司便发声回击。从两家机构之间的口水战中也不难看出,事件的起因是这两家机构业务发展太过绑定所引发的,在支付行业中类似“一牌多用”的现象也渐渐浮出水面。而后支付行业经历发展、严监管等阶段后,行业秩序开始产生,此类现象也得到遏制。

在2016年上海优乐进行了大量人员变动,同时公司也更名为上海申鑫电子支付股份有限公司,其不少地方分公司也纷纷注销。

支付牌照逐渐降温.

从2011年起,支付牌照审批正式开闸。支付行业的商机也吸引着大量的玩家入场,这也使得行业机构数量不断增多,规模也愈发庞大。2015年,央行为牌照审批踩下刹车,基本停止了新的支付牌照发放。

2016年央行曾明确表示“一段时期内原则上不再批设新支付机构”,这样一来,想入局就只能收购支付牌照,这也使得第三方支付牌照交易价格一路飙升。不过在严监管的大环境下,央行逐步要求支付机构“断直连”与上交备付金,这既影响到了支付公司,也影响了第三方支付牌照的价格。

随着巨头布局逐渐落定,牌照交易活动开始下降,至此支付牌照的价格也慢慢趋于理性。
央行通过支付业务许可证续展,也加大了市场退出力度。据统计,截至目前,已有34张支付牌照被注销,支付牌照剩余数量为237张

0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0个评论
支付通道大全-公众号支付通道大全-官方唯一指定QQ群-939963332
免责声明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