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析:6大行金融科技的“前世今生”

safe2020年4月8日
三月一直是银行业的财报季。3月31日,农行发布2019年财报,至此,6大行均交出了2019年的答卷:至2019年末,银行业金融机构本外币总资产290.0万亿元,同比增长8.14%。其中,6大行资产总额为123.3万亿元,占比42.53%,是银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哥。

2019年9月,央行印发《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下称“三年规划”),金融科技得到监管正名,发展提速,这体现在了各行今年的财报上,建行就在财报中明言,科技正在从底层基础设施跃升为顶层创新先导,驱动银行的流程再造、组织变革和战略转型。

那么,在金融科技方面,6大行做了什么,未来又会做些什么?

1.战略:银行的科技态度

2.组织架构:银行的科技“地基”

根据组织结构理论和权变思想,当组织因外部环境变化需要有效运用其资源时,就必须改变发展策略,而新策略必然引起内部架构的改革。在银行业的科技化改造中,金融科技相关架构建设就是银行业应用科技起高楼的新“地基”。

工行、交行先后官宣其科技相关架构,这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工行、交行相对重视对于科技架构的全局布设。工行是6大行中第一个完成金融科技相关架构布局的,2019年11月即完成布局;交行紧随其后,2020年3月完成布局。

目前来看,工行、交行的架构布局相对完善,涵盖研发、产品、应用多个方面;中行、建行紧随其后,拥有独立金融科技子公司,研发团队仍可继续完善,中行已经提出要推进雄安新区、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创新研发基地建设;农行、邮储银行布局相对靠后,更多集中于人才引进,对于体制结构调整的力度稍轻,但是,农行、邮储银行2019年也积极做出了调整,比如,农行的西安、武汉研发部均成立于2019年。

在银行调整金融科技架构的过程中,具有很明显的特点:加速了市场相关的布局,银行通过金融科技总公司加大与市场的联结。除建行旗下的建信金科之外,其余3家金融科技子公司均是2019年以后成立,可见银行近两年对科技的重视。

除了组织架构之外,科技相关投入和具体人员情况也是重要的衡量指标。移动支付网整理了6大行2019年科技投入和科技类员工的情况。

可以看到,从投入金额的角度来看,建行、工行最舍得花钱,交行、邮储投入相对较少。但考虑到科技类投入的营收占比,邮储银行占比最高,这或许可以反映邮储银行的态度。

再来看6大行科技类员工数目和占比情况,无论是员工数量,还是占比,工行都远高于其余4行,邮储银行没有披露科技类员工的具体数目和占比情况,此处不做讨论。

3.过去:6大行的科技“成绩单”

战略是银行从态度调整的角度为金融科技应用做的准备,组织机构是从自身调整的角度为科技应用做准备,最终要落地到具体应用上。

具体应用,一方面是银行的技术能力变化,另一方面是技术对业务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首先来看技术能力。

工行构建了ACDI(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5G等方面新技术创新平台,多为自主研发。具体到成果发布上,工行在财报中提到,2019年是工行创新发展的“重头戏”,其11月发布的智慧银行生态系统ECOS 1.0,集中展示工行的金融科技创新成果,尤其是“主机+开放平台”双核心IT架构的构建,以及开放合作共赢金融生态圈的形成,标志着工行“智慧银行”、“数字银行”建设迈入新阶段。

农行则在财报中指出,新一代数字化云平台初步建成,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平台优化升级,零售营销中台、对公营销中台、信贷中台、运营中台、数据中台和开放银行平台等六大中台建设稳步推进,平台共享复用能力逐步提升。

中行推进新一代多地多中心基础设施布局,完成云平台搭建,同时,深化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三大新技术平台建设,加快应用向云端迁移,形成基于云计算的企业级开发测试运维一体化模式。

建行把金融科技新技术概括为ACDMIX(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互联网、5G),积极推进人工智能、区块链、物联网等金融科技基础平台建设。

交行于2018年启动新一代集团信息系统智慧化转型工程(“新531”工程),打造数字化、智慧型交行。一方面,优化基础架构,推进信息技术架构向“集中+分布”转型,另一方面,加速推动大数据、移动互联、人工智能、智能客服、智能投顾、区块链等技术与银行业务融合。

邮储银行一方面加大新一代个人业务核心系统、大数据计算等平台的建设及投产,另一方面加大对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应用。

在加大提升技术能力之外,6大行纷纷加速科技在具体业务中的应用。

“三年规划”对金融科技的定义是:金融科技是技术驱动的金融创新,旨在运用现代科技成果改造或创新金融产品、经营模式、业务流程等,推动金融发展提质增效。可以说,金融科技可以应用于业务的各个方面,限于篇幅原因,很难全方面分析金融科技对银行业务的影响。下面只从获客的角度来看科技对银行业务的影响。

工行手机银行增长明显。至2019年底,融e行客户数为3.61亿,增幅为15.34%,增量、增幅均创新高;融e联客户数为1.67亿,增幅11.33%。同时,在业绩发布会上,工行执行委员宋建华指出,2019年,线上获客实现了实质性突破。工行创新了“工银e钱包”的模式,把银行开到合作伙伴的线上平台,为线上平台的客户提供包括账户开立、支付、投融资、增值服务等全面金融服务,线上获客超过1300万户,占当年获客总量的30%。

农行个人掌银用户突破3亿户,智能掌银服务功能不断优化,月活客户突破7200万户,同比增长36.2%。

中行手机银行业务持续快速发展,月活跃客户数和交易量分别同比增长49%和41%。同时,手机银行成为活跃客户最多的线上交易渠道。

建行个人手机银行用户3.51亿户,较上年增加4121万户,增幅13.31%;企业手机银行用户数159万户,较上年增加53万户,增幅49.40%。

交行手机银行月度活跃客户达2,218.24万户,同比增长36.44%,交易笔数、交易金额同比分别增长30.27%、18.45%。

邮储银行手机银行月活跃客户数同比增长31.53%,交易额同比增长同比增长22.03%。

可以看到,6大行数目披露维度有所区别,工行披露了线上获客占比角度,农行披露移动端客户数及增速等。尽管各行的具体数据维度有所区别,但有一个共同点,无论是移动端客户数目,还是月活数、交易额均增长明显,这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科技对于获客的影响。

6大行或多或少已经体会到了科技对业务带来的增量,在这样的情况下,未来,6大行对金融科技的布局又是怎样的?

4.未来:持续加码金融科技

农行在财报中指出,2020年将加快推进大数据战略落地,持续提升科技支撑服务能力,不断夯实“数据”与“技术”两大基础。

建行表示,2020年之初的疫情是对其金融科技战略作了一次全方位的压力测试。正是依托金融科技系统和手段的支撑,建行员工才可以实现远程办公、线上提供各种金融产品和服务,同时,赋能G端。这更加坚定了建行进一步深化金融科技战略、加速推进数字化经营的信心和决心。

交行则要持续加大科技投入,推动流程重塑、模式创新,塑造交行面向未来的金融科技优势。强化用户思维、产品思维、大数据思维,做好IT架构转型、IT管理架构优化、数据治理提升这三件大事,将科技融入到经营管理全链条,加速释放科技创新在发展中的“乘数效应”,让金融科技从“支撑发展”真正走向“引领发展”。

邮储银行表示,2020年,将重塑组织架构、推进新一代核心银行系统建设。对于关键业务和市场化程度较高的板块,通过设立子公司、推行事业部制等方式,推向市场、活化机制、激发活力。同时,加大科技投入,每年拿出营业收入的3%左右投入到信息科技领域;加快科技人才引进,到2023年底实现全行科技队伍翻两番。

这一部分,工行、中行没有明确的信息披露,但是,工行2019年财报首次披露了科技类员工数、科技占比,同时,将金融科技单列出来,可见工行对科技的持续重视。中行则在多个业务线中多次提及金融科技对业务的重要性。

5.总结

整体来看,工行无论是布局,还是科技实力、投入、人才多方面,均处于靠前的位置,优等生无疑;建行科技实力同样雄厚,技术投入为6大行之最,但科技人员、占比情况相对靠后,同时,对研发实力的投入需要加强,整体来说稍靠后;中行研发相对弱势,但同时,中行已经在积极布局研发实力,在集团层面,如何有效整合研发、市场力量,共同服务于业务,仍是一个值得考量的问题;交行则在2020年初完成了科技相关架构布局,目前也在积极为其科技部门招兵买马,这能否为交行迅速带来具体的业务增量,仍需时间来观察;农行、邮储银行整体上相对靠后。

笔者认为,随着科技深入融合银行业务,银行需要做到对市场需求的快速,而银行传统的架构模式无法适应这样的需求,架构改变事实上已经是银行的必选项,农行、邮储银行或许需要加大这方面布局。

金融科技加速应用本就是银行业的重点,2020年爆发的疫情更是加速了银行业的金融科技应用。随着银行争相布局金融科技,金融科技已经成为银行新的军备赛道,后续走向如何,且拭目以待。

0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1个评论
支付通道大全-公众号支付通道大全-官方唯一指定QQ群-939963332
免责声明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