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WeLab Bank创始人龙沛智 虚拟银行“从零开始”轻装上阵

迷途2020年4月14日


3月24日,香港首家面世的虚拟银行众安银行(ZA Bank)率先开业,宣布推出活期存款产品“ZA活期Go”。蚂蚁银行(香港)、天星银行亦于3月31日开始试业。同时获得虚拟银行牌照的WeLab Bank进展如何?

“WeLab获发虚拟银行牌照后,一直以来都在紧张筹备,我们仍然维持今年开业的目标。”WeLab集团创办人兼行政总裁龙沛智在4月初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我们不断与潜在客户保持互动。”

2013年1月,曾在花旗、渣打长期工作的龙沛智在香港创立了WeLab,并于当年7月在香港推出首个纯网上贷款平台WeLend。WeLend目前发展为香港最大的纯网上信贷平台之一,2019年市场占有率达到13.2%,实现155%的净利润增长。2014年8月,WeLab进入内地市场,成立“我来贷”平台,目前为内地最大的移动借贷平台之一。

作为香港本土的金融科技公司,WeLab成功跻身为独角兽企业。公司自成立以来,获不少重量级股东加入,如马来西亚主权基金Khazanah Nasional Berhad、欧洲大型银行ING、红杉资本、世界银行集团成员IFC、建银国际、阿里巴巴创业者基金等。去年12月,WeLab完成1.56亿美元的C轮融资。

2019年4月,WeLab集团旗下的WeLab Bank(汇立银行)获得香港虚拟银行牌照。据了解,目前正进行内部测试,范围包括该行及WeLab集团员工,短期内将推出借记卡(Debit Card)及储蓄产品。

香港金融科技独角兽WeLab集团创始人龙沛智

1.分行模式阻碍传统银行转型

“由于租金、人工成本高昂,大部分传统银行服务主要针对一些高收入的客户群体,而普通客户往往存在服务不足甚至没有服务的问题。而且传统银行的分行模式已经不能满足现代人的行为习惯和消费模式,尤其是年轻人。”龙沛智坦言。

龙沛智指出,规模庞大的传统银行在数字化转型方面有些力不从心,“这些银行的科技架构比较复杂、陈旧,而虚拟银行是从零开始,因此其产品、技术、定位等完全是以互联网优先,而非分行优先,在搭建银行系统时更具灵活性,可以为客户提供更好体验。”

根据Visa发布的《商务前瞻:消费者支付取态研究》调查显示,客户认为虚拟银行有三大好处,分别是较低的银行交易手续费(62%)、较实体银行更具竞争力的利率(47%),以及较佳用户体验(32%)。

以个人贷款为例,目前香港绝大部分银行仍要求客户亲自去分行申请,在线上批核贷款要求平台具备非常强大的风险管理能力。“我们在过去7年内,几乎是纯线上运作贷款申请,而坏账率接近为零。”龙沛智说。

WeLab的核心系统WeDefend可将平台所取得的全部未结构化数据合并,转化为描述每一位用户的数百项个人特征,该系统每秒可分析超过2500项用户授权数据点,通过预测模型输出并生成分析结果。据WeLab公司此前的招股书资料披露,旗下我来贷平台每2.5秒即新增一名用户,并且3秒即可完成贷款的审批,公司在香港及内地的三个月以上贷款逾期率分别为0.1%-0.2%及0.4%-1.5%。

龙沛智坦言,新冠肺炎疫情正在逐渐改变香港消费者的行为习惯,集团旗下WeLend是香港最大的线上贷款平台,“今年3月网上贷款的申请同比增长了36%,代表消费者非常习惯在网上处理金融业务,其中51%是30岁以下的客户,大家会将很多消费搬到线上,这个趋势相信对我们未来发展虚拟银行业务将有很大的帮助。”

龙沛智透露,年轻用户正是WeLab Bank的主要目标客户,“初期将以零售客户为主,这样可以充分发挥WeLend在香港市场过去七年所累积的经验,以及现有客户群的优势。”

在与传统银行的竞争中,WeLab成功找到了自己的赛道。龙沛智坦言,未来虚拟银行会利用金融科技,将业务范畴由目前的网上贷款业务,扩展至存款、支付及理财业务,实现基本银行服务全覆盖,“在个人金融服务方面的技术,从风险管理到客户体验,我们在这方面累积的技术也能应用在虚拟银行方面。”

2.存款产品利润空间有限

随着虚拟银行的加入,一些香港主要银行纷纷做出响应,自去年8月以来,免除或降低贷款手续费和账户管理费,让客户看到立竿见影的好处。

虚拟银行的营运及服务模式与传统银行大有不同,包括:虚拟银行不设实体分行,所有银行服务透过互联网进行;不设最低户口结余要求,不征收低结余收费等。

目前来看,香港虚拟银行初期主打的产品仍围绕基本的零售银行存贷款及转账业务。存款方面,天星银行及众安银行的活期存息最高均为1%,其中以众安银行的“ZA活期Go”入场门槛较低,不论存款额多少均可享用此优惠,上限为50万港元。而天星银行在试营业期间,港币活期存款将以分层利率定价,金额在50万至100万港元的存款客户,将享有高达1%的年利率。

然而,龙沛智坦言,如果单靠存款产品,利差有限,利润空间不大,长期而言很难实现收支平衡,“但在存款的基础上,开拓借贷、理财、保险等不同产品,将有更大的空间。”

他透露,WeLend的技术沉淀,将帮助旗下的WeLab Bank“更快实现自己的目标”,“未来两个平台将继续在香港独立运营,并对应不同客户的不同需求,WeLend主要服务一些想要贷款的客户,而WeLab Bank的客户则希望享受全方位的银行服务,更好的客户体验,可以提供一站式的存款、贷款、理财、保险等不同产品。”

拿下了虚拟银行牌照,对于WeLab而言意义非凡,这是一张通往全方位金融业务,以及更广阔市场空间的门票。

3.进军东南亚市场

东南亚各国亦纷纷向虚拟银行抛出橄榄枝。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去年中宣布颁发五张虚拟银行牌照,这是新加坡银行业20年来最大一次开放行动。其中两张新牌照将用于提供全方位小额银行业务服务。

MAS此前公布,已收到21份数字银行牌照申请,其中7份为零售银行牌照申请,申请者包括小米金融与尚乘集团组建的合资公司﹑电竞公司雷蛇牵头的财团、蚂蚁金服、网约车平台Grab与新加坡电信公司的财团,以及OSIM母公司V3 Group的财团等。

去年12月,马来西亚中央银行(BNM)发布了有关马来西亚虚拟银行运营的监管准则,被称为“数字银行许可框架征求意见稿”。

同时,新加坡大华银行去年在泰国推出首家名为TMRW的虚拟银行,泰国央行行长威拉泰表示,未来该国仍需要更多的虚拟银行服务,泰国央行正在与各方合作,计划在今年推出电子借贷和其他金融服务。

在龙沛智看来,虚拟银行是未来银行业发展的大势所趋,香港推出虚拟银行有助于巩固其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香港在这方面有领先优势,我们在东南亚不同国家与监管机构交流,他们都非常希望能够借鉴香港从发牌到开业的经验。”

他透露,WeLab集团早在2014年前后已经开始研究东南亚市场,“东南亚可以借鉴中国内地互联网发展的经验。内地的互联网经济发展是由电商带动第三方支付,以及不同金融科技的发展。在东南亚,则是由电商与线上出行双轮驱动,加快了当地互联网经济的发展。”

2018年9月,WeLab进军东南亚市场,与印尼大型综合企业集团Astra成立合资公司PT Astra WeLab Digital Arta。去年9月,获印尼金融服务监管局(OJK)颁发金融科技牌照,成为当地13家持牌运营者之一。

凭借后者的强大金融网络和本土市场优势,WeLab在印尼的网贷业务发展得风生水起。在这个拥有2.68亿人口、互联网渗透率55%的新兴市场,上线一年获得超过60万注册用户。龙沛智透露,未来在印尼市场,将复制在内地以to B的金融科技输出和to C的信贷相结合的模式。



0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1个评论
支付通道大全-公众号支付通道大全-官方唯一指定QQ群-939963332
免责声明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