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直连”后 第三方支付机构日子难过 收小贷牌照找出路

奥德赛2020年4月20日

近期,多家第三方支付机构(以下简称:支付机构)开始收购小贷牌照,前有连连支付收购网易小贷牌照,后有拉卡拉支付重新收购广州拉卡拉小贷公司。

业内人士认为,支付公司收购小贷牌照,是业绩承压下多元布局寻找突围的表现,而随着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出,第三方支付机构雪上加霜,市场空间会越来越小,竞争也会越来越激烈。

收购小贷牌照多元布局

“支付机构连接产业链上下游,掌握大量的商户、资金等信息,拥有真实的数据库,对于支付机构来说,获得小贷牌照后可以充分利用自身流量开展信贷业务。” 业内人士小风对消金时代表示。

据消金时代不完全统计,已有近40家支付机构直接拥有或其母公司拥有小贷牌照,下图为支付业务占比较大的机构。

(据公开报道整理,上图为支付业务占比较大的机构)

实际上,连连支付早已涉足放贷业务,消金时代此前报道,连连支付旗下浙江贝连科技有限公司有一款助贷产品有贝钱包,巅峰时月放款达6亿元。新流财经报道,连连支付此次收购小贷牌照将会开展现金分期、商品分期、供应链金融等业务。

拉卡拉早在2015年就已涉足放贷业务,旗下拥有“替你还”、“易分期”及“员工贷”等产品,为小微企业主及个人提供消费信贷等服务。

2016年,拉卡拉集团成立拉卡拉金融,同年,拉卡拉上市主体对小贷等业务进行剥离。此次拉卡拉对小贷业务重新回购,也被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要求说明本次收购是否存在监管套利。

拉卡拉曾是个人支付的霸主,但2018年年底在移动支付市场份额不足1%。虽然2019年拉卡拉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06亿元,同比增长34.5%,但其营业收入48.99亿元,已同比下滑13.73%。

小风对消金时代分析称,“多家支付机构收购小贷牌照或许是在寻找突破口。‘断直连’后很多支付机构进入瓶颈期,业绩承压,越来越难以仅通过提供支付通道而获得利润。”

或因“断直连”后支付机构承压

“通过客户备付金赚利息,基本上是旱涝保收,稳赚不赔的生意。”回想起当年支付机构躺着赚利差的日子,小风仍忍不住感叹那是最幸福的时期。

但好景不长,支付机构躺着赚利差的日子在2018年被“断直连”打破。

据人民银行2018年发布的《关于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全部集中交存有关事宜的通知》要求,2019年1月实现客户备付金100%集中交存。小风对消金时代表示,“断直连后,支付机构失去了重要的利润来源,大家产品差异不大,空间有限,只能拓展多元业务来增加利润。”

小风称,“单纯支付通道业务已经大部分被支付宝、微信支付、银联支付等头部平台霸占,留给中小支付机构的市场空间很小。为了提高利润,一些支付机构选择了与现金贷、贷超合作,更有甚者为赌博提供结算服务等违法服务。”

支付机构有多种业务模式,在入款方面有网银支付、快捷支付、代扣或者协议支付、汇款支付产品;在出款方面有代付产品;在入款和出款结合方面有信用卡还款;还有预付费卡和账户产品。

支付机构与现金贷合作模式主要为代扣,支付机构可以通过现金贷平台的放贷笔数和金额进行收费。此前现金贷疯狂赚取利润的时候,也带动了支付机构的发展,支付机构与现金贷、贷超等利润高的平台合作也赚得盆满钵满。

据新流财经报道,支付机构为超利贷商户做代扣,费率通常在千分之6左右,而一般消费金融公司对接第三方支付机构,代扣费率通常在千分之2或者千分之3。一些支付机构铤而走险,选取此种方式赚取高额利润。

“断直联”后,支付机构的协议支付费率平均成本接近千分之2,一般收费都在千分之2.5以上,支付通道成本越来越高。

通联支付副总裁陈玉明去年4月曾在文章中分析,“当前以支付手续费及相关增值服务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中实现盈利的不超过行业总量的30%。如果剔除掉业界熟知的套现、手刷等业务,能够保持主营业务盈利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更是寥寥无几。以笔者熟悉的一家第三方支付机构为例,2018年该机构全年交易金额几万亿元,手续费等收入超过30亿元,利润率却只有5%左右。支付业务之艰难、行业之危机由此可见一斑。”

逐渐趋严的监管政策不断挤压支付机构曾有的套利空间。网联成立后,央行要求支付公司断掉和银行直连的代扣接口。

2019年,甬易支付、银盛支付等多家第三方支付因为给非法交易提供支付服务等被罚,据多位业内人士反应,做代扣的风险比较大,所以现在大部分支付机构已经没有代扣产品,另寻出路。此前对接现金贷比较多的通联支付年前也对消金时代表示,由于监管趋严,已经不再对接现金贷平台。

央行推出数字货币,或挤压支付市场

近日,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推出也引起业内人士关注。

有业内人士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实际应用场景,和支付宝、微信没有太大区别。就C端用户能明显感受到的不同之处,仅在于支付通道存在差异。”比如现在的支付方式是通过支付宝或微信或NFC(近场支付),在央行数字货币落地后,会以“数字钱包”作为支付通道。

央行的数字钱包可作为支付通道,这也意味着,支付机构也会面临来自央行数字货币挤压市场的压力。

柒财智库高级研究员毕研广对消金时代表示,从市场上来讲,对于三方支付而言,一旦数字货币产生,势必会引起整个行业的生态变化。更为重要的是,三方支付赖以生存的业务支付模式即通道模式将会被数字货币的点对点传输或分布式记账模式彻底打垮。从目前数字货币内测中来看,采用的是数字钱包为载体,储存数字货币。数字钱包与各大支付公司的支付钱包相类似,所以数字货币的推出肯定会影响到支付行业。但是,这个过程不会短时间内就显现,毕竟,数字货币推出需要一定的时间,就算是完全推出到应用落地还需要一个过程。未来,数字货币与纸币共存是不争的事实。

监管常态化,再加上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出,支付机构也不得不考虑如何创新形式、丰富支付场景、寻找新的出路,保持市场竞争力。

也有业内人士对消金时代表示,上述支付机构收购小贷牌照只是个别现象,目前收购小贷牌照很难落地,监管对买家要求较高,注册资本需在5亿以上。已经有很多支付机构选择出海做跨境支付。

据不完全统计,财付通、支付宝、拉卡拉、宝付、汇付天下、通联支付、银联电子支付、快钱、富友支付等24家支付机构获得了跨境电商外汇支付业务试点许可,通过海淘、商户跨境支付等形式,进军海外支付市场


0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1个评论
支付通道大全-公众号支付通道大全-官方唯一指定QQ群-939963332
免责声明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