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国支付业在马来西亚的发展现状

屯屯鼠2020年4月28日


马来西亚与中国历来人员往来频繁,经贸关系密切。马来西亚1974年与新中国建交,开创了东南亚国家与中国建交的先河。近年来,马来西亚作为东盟核心国家,始终与中国携手努力,在南中国海维持地区和平局面,为亚洲持续增长和繁荣贡献力量。马来西亚政局近年发生变动,但该国领导层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始终抱持积极、乐观态度,释出极大合作诚意,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要节点国家。中国支付业深耕马来西亚,会为中国在东盟纵横捭阖,加深“东盟10+1”、“东盟10+3”合作,推动构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立下赫赫战功。

马来西亚支付市场百家争鸣

中国支付业积极参与

马来西亚属于中等富裕国家,人口约3100万,2018年GDP总值达3543.48亿美元,人均GDP约合11239美元,与中国经济发展水平旗鼓相当。马来西亚都市区域电信网络庞大,互联网普及率高。统计显示,2017年家庭互联网使用比例85.7%,计算机使用比例74.6%,手机使用率98.1%。15岁以上个人互联网使用比例80.1%,计算机使用比例69.8%,手机使用率97.7%。高互联网和手机渗透率触发在线交易大发展,大约700万马来西亚人每月在线购物一次,35%的在线交易以信用卡为介质,高于其他东南亚国家,50%的在线交易使用在线银行支付。60%的马来西亚人出于对网络安全问题的担忧或缺乏网上购物经验,偏好现金支付。为迎合这类人群的需求,逐步将他们导向在线交易,当地有大型商家通过E-PAY完成柜台现金支付,并在13000余家店面安装物理支付终端,从仅销售预付费移动信用券发展成为在线支付工具。运营商代扣具备较大盈利潜力,9/10的马来西亚人通过手机获取视频、音乐、游戏。马来西亚国内三大移动电信运营商——明讯(Maxis)、Celcom、DiGi——拥有的移动连接数量超过4300万,为本国移动支付提供强大硬件基础设施。

马来西亚支付界普遍看好电子钱包发展前景,有权机构亦给予大力支持。马来西亚国家银行(Bank Negara Malaysia)向包括银行和电信公司在内的20余家企业发放了电子钱包服务许可证,用于线下购物。马来西亚政府宣布展开名为“e-Tunai Rakyat”的计划,自2020年1月15日起,向符合条件的马来西亚人一次性发放30林吉特(约合7.25美元)的电子钱包信用额度。马来西亚政府鼓励金融科技发展,旨在将国家建成富有竞争力的地区金融科技枢纽。金融监管机构推出包括监管沙盒、数字银行指南在内的各类动议,设立金融科技赋能组织,支持开放银行业务发展,规范股权众筹活动,打击洗钱和恐怖融资。马来西亚金融科技领域参与者众,发力支付处理基础设施、电子钱包、保险、货币转账与兑换、区块链、加密货币等细分市场,至今尚未出现“一家独大”的垄断或寡头局面,竞争较为充分,适合熟悉当地情况、具备特色和优势的企业进入。马来西亚本土电子钱包FavePay于2018年推出,主攻线下支付,聚集了Visa、万事达卡和美国运通等信用卡和借记卡等多种付款选项,在付款时为用户提供折扣和返现,已在东南亚10多个城市和3个国家落地。

GrabPay缘起于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两地开发的Grab叫车软件,是马来西亚电子钱包中的一支生力军,风靡东南亚。Touch’n Go可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两地通用,正从跨境通勤向其他消费场景延展。EasyPay从事跨境汇款和货币兑换,2018年上线,采用二维码扫描方式,帮助马来西亚中小企业在24小时内完成对中国企业的支付。美国独角兽企业Stripe于2019年10月落地马来西亚,推出一系列产品线,帮助上万家企业发展国内外在线业务。英国货币转账公司TransferWise于2019年6月获颁马来西亚汇款牌照,以万事达卡多币种卡为媒介,便于用户在40多种货币间转换和转账,并使用借记卡在150多个国家发起支付。

Boost隶属马来西亚电信集团Axiata,2018年起支持银联二维码支付,银联旋即成为马来西亚首个为本地消费者提供移动支付服务的国际卡品牌。银联还同马来西亚最大在线支付网关供应商ipay88合作,支持50多家当地电商网站接受银联付款,未来马来西亚70%以上电商网站可使用银联支付。银联同马来亚银行(Maybank)合作收单逾十年,从事ATM跨境取款业务由来已久,已在马来西亚实现线上线下并行发展。

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活跃于马来西亚电子钱包市场。微信支付2017年同丰隆银行(Hong Leong Bank)正式结成伙伴关系,2018年获颁马来西亚第三方支付牌照。用户银行帐号绑定微信支付的,可使用林吉特支付商品和服务。马来西亚华人比例高,2018年数据显示,华人占该国人口总数的20.64%。微信支付本土化便利马来西亚华人接入人民币支付系统,加强他们与中国间的经贸联系。支付宝同马来亚银行合作,实现中国游客在当地支付人民币,马来西亚居民在中国使用人民币。2017年5月支付宝在马来西亚全境开通,与Maybank Visa、万事达卡、美国运通、银联卡、JCB发行的信用卡以及借记卡并行,可在百盛、皇家雪兰莪、免税店、云顶等知名消费场所和相关商家使用,近来更多商家开放受理支付宝。支付宝还与马来亚银行、联昌银行(CIMB)、大众银行(Public Bank)结成合作伙伴,获马来西亚国民银行准许,同Touch’n Go组建联合实体,名为TNG Digital。支付宝还开发了区块链跨境汇款业务,服务在马来西亚生活的巴基斯坦人。在中马双边贸易额2018年达到1086.3亿美元、中国连续10年成为马来西亚最大贸易伙伴的背景下,中国三大支付品牌在马来西亚支付处理基础设施、现金业务、电子钱包领域加速发展,利好人民币与林吉特直接兑换,对于人民币成为东盟“货币锚”意义重大。2020年初袭击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深度改变全球地缘政治和经济格局,预计中国与东盟各国间的产业链联系愈加密切,经济金融往来更为频密。中国支付业要顺应时局变化,在后疫情时代继续扩大在马来西亚的影响力。

中国支付业的马来西亚发展战略

为“一带一路”倡议相关项目定制产品和服务。马来西亚展开的“一带一路”倡议项目中较著名和较有代表性的有东海岸铁路、吉隆坡地铁2号线、大马城项目。这些项目打开了中国支付业扎根马来西亚的机会窗口。东海岸铁路是“一带一路”倡议下最大单体项目,也是迄今为止中马两国历史上最大的经贸项目。该项目是马来西亚东西两岸铁路设施的延伸,有利于加大中马两国经济交流,将两国间合作关系提升至新高度。项目建成后,建议将中国高铁站点的支付生态系统向铁路沿线站点复制,营造中国标准的铁路站点支付环境和圈层。要在所有相关应用场景配备中国支付规则和标准的各类产品和设备,如银联卡、云闪付、二维码支付,以及智能终端和自助终端等,扩大人民币在当地的使用和清结算范围。

吉隆坡地铁2号线将吉隆坡城市中心与布城(Putrajaya)政府行政区相衔接,全长52.2公里,将有效改善吉隆坡地区城市轨道交通网络。这是中国交建首次以总承包方式建设海外大型城市轨道交通项目的线上工程。在马来西亚展业的中国支付机构可以同马来西亚交通管理部门和金融监管机构商议,向吉隆坡地铁2号线植入中国标准和品牌的支付方式和系统,让马来西亚通勤族和外国游客充分享受稳定高效的中国品牌支付服务。

此举有助于中国支付业进入马来西亚都市轨道交通支付市场,由此生发开去,渗入餐饮、便利店等与交通相关联的小额高频交易支付场景,汇集海量信息流、资金流、物资流、人员流数据,创建新模型,打造更多本地支付场景,促使中国支付业深入马来西亚商业服务和国民生活。大马城项目位于吉隆坡市中心,占地约197公顷,建成后将成为吉隆坡最重要的交通枢纽和集金融、商业、文化、旅游、高级住宅于一体的国际经济中心。大马城将吸引主要国际金融机构、跨国公司和财富500强企业入驻,预计带来约1400亿林吉特(约合2266亿人民币)的外国直接投资和总开发值,能较快提振马来西亚经济指标。大马城项目遍布中国支付机构熟悉和擅长的各类场景,大到金融基础设施建设、人民币清结算业务,小到日常生活起居、衣食住行,为中国标准和规则的支付产品和服务落地提供了友好环境,值得跟进。

在布城植入中国智慧城市建设经验。东盟国家始终欢迎和支持中国发展5G技术。中美贸易摩擦旷日持久,东盟十国未尝有一国对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科技企业发出排斥之音。马来西亚更是在同华为的合作之路上先行一步。

2019年10月华为与马来西亚明讯公司签署了一项在马来西亚建设5G网络的合作协议,为明讯提供设备和服务,令5G在马来西亚更易部署、运营及引入新应用。5G是建设智慧城市的基础设施,中国已率先实现5G商用,并在杭州等城市试点基于4G和5G网络的智慧城市,成果斐然。如今是将中国经验推向东盟代表城市的好时机。布城是马来西亚新行政中心和“智慧型花园城市”,位于吉隆坡和吉隆坡国际机场之间的“多媒体超级走廊”区域内,建设初衷是为减轻吉隆坡基础设施过度扩张的压力、构建高质量城市生活。布城2017年总人口8.69万,开发建设重点为教育、居住、商业、旅游、外交和会议中心等。首相署和各政府部门已陆续自吉隆坡迁入布城。

马来西亚政府始终致力于完善通信技术与信息技术基础设施,加强布城城市活动管理,促进社会进步,这契合中国建设智慧城市的精神。中国支付业可以考虑在布城复制中国经验,帮助布城建设升级版“智慧型花园城市”。支付宝发轫于杭州,负责为杭州智慧城市建设输送数字化基础设施。杭州95%以上的超市和便利店支持支付宝付款,逾98%的出租车受理移动支付。2017年全球首家人脸支付概念餐厅落户杭州。支付宝已在马来西亚电子钱包市场拥有一席之地,如能同当地金融机构和电信企业、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电信企业,以及在马来西亚展业的银联和微信支付等中国品牌金融基础设施和支付机构一道,相互协同、各有分工,在布城植入基于5G科技的先进移动支付,对布城建设智慧城市大有裨益。支撑移动支付的基础设施同样可以应用于智慧出行、智慧社区、智慧医疗、智慧政务等领域,尤其适宜在疫情期间推广,促使其在后疫情时代成为布城生活生产的常态配置。中国大中城市的公交公司依托互联网平台企业,提供线上预约、一人一座、控制满载率等服务,定制快速直达、安全可靠的公交通勤服务。许多地方政府推出数字通行证,赋能民众获取数字出行轨迹,便利他们返岗复工或返回居住城市。这些数据来源于卫健、公安、交通、通信、电信运营商、航空、铁路等部门以及一些互联网企业。

中国银联、支付宝、微信支付等金融科技企业综合处理海量数据,形成社会通行的动态码,畅通社会生产生活,并推动各个城市出行码的共享互认,为智慧城市群建设中数据的合规分享和使用打下基础。银联数字社区整合平台生态,研发防疫产品,借助云闪付平台,为政府部门、物业和居民提供在线实用工具和服务,涵盖健康打卡、智能门禁、小区公告、报事报修、红外测温等。银联“云闪付”App使用扫码登记,提供信息采集、信息核验、出入流量监控、健康数据追溯、分级管理等服务,降低纸笔使用交叉感染概率,减轻社区工作人员负担,为政府部门科学防治、精准研判疫情提供数据支持,帮助社区基层做好疫情一线防控工作。以阿里巴巴的钉钉、腾讯的企业微信、字节跳动的飞书等为代表的远程办公App则为中国疫情期间的在线教育和云复工提供了强大支撑。另有商汤科技等人工智能公司利用算法,帮助政府部门甄别公共场所没戴口罩的人。依图科技、华为等提供的人工智能服务,加快医院分析计算机断层扫描数据、诊断疑似病例的速度,促进相关信息和政务工作透明化。

上述数字抗疫的中国经验都可视情况向布城移植,过程中产生的外溢效应会延伸至吉隆坡和马来西亚其他城市,对东盟国家产生示范作用,为中国基于5G新基建的金融科技标准、物联网标准等新兴业态的标准扎根东盟创造良机,有助于以5G技术连接马来西亚所有国民,成为驱动该国制造业、农业、医疗等关键行业改变的动力,保持地区整体竞争力。

新马两地联动,撬动东盟金融科技最活跃板块。新加坡是东盟最发达国家,亚太地区金融科技枢纽国家和城市,境内拥有750家相关企业,占东盟总数的43%。2019上半年,新加坡金融科技投资额4倍增长,达到4.53亿美元,成为继中国、印度之后的第三大金融科技市场。新加坡政府2017年曾公布“智慧国家2025”十年计划,移动支付计划成为政府努力促进全国普遍采用智能技术的5个战略性国家项目之一。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2019年6月宣布将接受数字银行牌照申请,申请成功者从2021年中开始展业。MAS将分批次、分阶段颁发5张数字银行牌照,包括2张全数字银行牌照(digital full bank licenses)和3张数字批发银行牌照(digital wholesale bank licenses)。2020年初MAS公布信息称,截止2019年12月31日,共收到21份数字银行牌照申请,其中包括7份全数字银行牌照申请和14份数字批发银行牌照申请。

无独有偶,马来西亚国家银行于2019年12月发布《数字银行许可框架征求意见稿》(Exposure Draft on Licensing Framework for Digital Banks),打算发放最多5张数字银行牌照。马来西亚与新加坡毗邻而居,相互间经贸和人员往来较东盟其他国家间还要密切,一体化程度更高。上万新加坡人居住在马来西亚柔佛,每日前往新加坡工作,亦有马来西亚居民大批前往新加坡务工,疫情之前两国间年均通行人数达1600万。新加坡电子钱包EZ-Link隶属道路交通部(LTA),同马来西亚电子钱包一道,在对方国家通用。Touch’n Go与EZ-Link合作开发双币种卡片Combi Card,同时支持EZ-Link和Touch’n Go,用于支付新马两地的道路交通费、停车费,未来将扩展至购物和餐饮领域。

Grab缘起于新马两地,开创性地允许马来西亚南部用户与其他用户拼车进入新加坡。Grab还同FavePay合作,开发新马两地市场。新加坡电子转账网络(Network for Electronic Transfers,简称NETS)则携手马来西亚PayNet,借助马来西亚NETS ATM卡片实现新马两地跨境实时支付。目前,柔佛、吉隆坡、槟城、马六甲等地7400个PayNet受理点受理NETS ATM卡片支付。用户持有马来西亚借记卡组织MyDebit发行卡片的,可在新加坡执行POS支付。新马两国在抗疫中借鉴中方经验,实施社会人口流动管控,疫情已得到控制,预计会跟上中国的步伐,逐步实现复工复产。

特殊时期内,耕耘马来西亚的中国支付机构要特别关注新加坡市场,积极接触Singtel Dash、GrabPay、DBS Paylah等新加坡本土移动钱包公司,争取达成合作,在消费场景构建、消费人群方面下功夫,特别针对新马两地通勤及其他常旅客,在自有品牌电子钱包中支持两地货币通用,开发两地人民喜闻乐见的产品和服务,为后疫情时代深度介入新马两地经济融合,加快自身本土化进程做足准备工作。比如,支付宝已同Touch’n Go达成合作,未来定然会同Combi Card业务相关联,逐渐步入新加坡市场。2020年1月,蚂蚁金服确认已向MAS申请了数字批发银行许可证。

即便MAS因疫情影响宣布延长数字银行评估时长,中国支付业全面进入新加坡市场已成定局。中国支付机构除争取申请新马两地有权机构颁发的数字银行牌照之外,未来也可以通过投资、入股、并购持有牌照机构的方式,进入新马两地金融科技市场。随后,将在马来西亚展开的智慧城市试点优先向新加坡延伸,配合新加坡政府落实“智慧国家2025”计划,成就中国支付业的“新马一盘棋”,与东盟其他国家形成高效联动,推动整个区域的进步与繁荣。


0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1个评论
支付通道大全-公众号支付通道大全-官方唯一指定QQ群-939963332
免责声明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