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凡遭除名合伙人,对他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一叶知秋2020年4月29日

阿里巴巴集团公布对天猫总裁蒋凡的调查处理结果。

调查组就阿里巴巴集团对如涵(RUHN.NSDQ)投资,以及张大奕所有淘宝、天猫店铺的入驻、活动、引流、交易等做了全面的内、外部调查。

做出的最后结论是:阿里巴巴在2016年投资如涵电商的决策与蒋凡无关;蒋凡对如涵电商、张大奕所有淘宝、天猫店铺的经营活动并无任何利益输送行为。

但调查组认为,蒋凡在公司重要岗位上,因个人家庭问题处理不当,引发严重舆论危机,给公司声誉造成重大影响。经阿里巴巴管理层讨论决定对蒋凡作以下处分:

1、 管理层提议并得到合伙人委员会批准,即日起取消阿里合伙人身份;2、 记过处分;3、 降级,职级从M7(集团高级副总裁)降级到M6(集团副总裁);4、 取消上一财年度所有奖励。

该调查由阿里巴巴集团廉正部成立特别调查组进行。根据调查,由阿里巴巴集团管理层形成处理结果,阿里合伙人委员会也对此进行专项审议。

蒋凡对如涵公司以及张大奕本人,无利益输送。但是蒋凡太太两条微博,在全网引起围观,此事对阿里巴巴名誉带来影响,阿里巴巴仍然对蒋凡做出了重大处罚。

总共4条处罚中,最重要莫过于从阿里巴巴合伙人名单中除名,其次是取消上一财年的所有奖励。

因为家人的两条微博,蒋凡可谓是名利双失。

经济损失有多大?

新财富经过简单梳理发现,一纸处分给蒋凡带来的直接经济损失或涉及到奖金、期权等部分。

1、阿里股份

根据阿里巴巴2019年香港上市招股书,截至2019年9月底,蒋凡共获得5次限制性股份单位,其中,2016年被授予1次,2017年两次,2018年1次,2019年1次,详细数量未公布(表1)。


蒋凡2013年加入阿里巴巴集团,2016年被第一次授予股份,此后每年都获得股份,可见其业绩可圈可点。在2017年,上半年和下半年都获得一次股份奖励,和其负责淘宝无线业务,取得较大成绩有关。其他阿里巴巴高管在2017年均只获得一次股份奖励。

如阿里巴巴处罚决定,蒋凡被取消“上一财年”奖励,应该包括股份奖励。阿里巴巴财年并非1月1日至12月31日自然年度,而是从4月1日至次年3月31日跨年度。2019年4月至2020年3月31日周期为阿里巴巴“上一财年”。

即蒋凡2019年8月16日获得的股份奖励将失去,而其余年份得到的股份奖励将得以保留。

2、奖金

阿里巴巴董事会根据薪酬委员会建议,批准管理层(2019财年由超过360位成员组成)的年度现金奖金池,金额按公司的年度经调整税前营业利润的一定百分比计算。确定年度管理层现金奖金池总金额后,薪酬委员会首先确定分配给管理层中非合伙人成员的奖金总额比例,剩余部分作为管理层合伙人的奖金。

合伙委员会决定管理层中所有合伙人年度现金奖金的具体分配。支付给合伙人中的高管、董事或合伙委员会成员的现金奖金,还需董事会薪酬委员会批准。

合伙人对公司业务及弘扬公司使命、愿景和价值观作出的贡献程度,是确定其奖金分配的重要因素。蒋凡既然被除名合伙人,则至少不符合公司“价值观”,因此该部分奖金分配也将失去。

3、蚂蚁金服股份

此外,阿里巴巴关联公司蚂蚁金服集团,自2018年4月起,亦通过其子公司向阿里部分员工授予了若干限制性股份单位。

蒋凡作为阿里巴巴集团重要高管,如果在2019年3月31日后被授予了蚂蚁金服股份,只怕也将失去。

4、合伙人部分购股权、加薪机会

蒋凡的经济损失部分,还可能包括作为阿里巴巴合伙人得到的购股权利。阿里巴巴2013年通过合伙人资本投资计划,向合伙人提供认购股份的机会。根据合伙人资本投资计划,上述权利对应不超过1.44亿股(已反映拆股)股份。

港股上市公司对于董事及高管薪酬信息披露并不全面,一般会在年报中披露董事薪酬、所持股份详细;而高管薪酬则披露薪酬区间,以及人数,并不会如A股详细。

在纽交所、港交所同时上市的阿里巴巴集团,其2019-2020财年年报尚未披露,蒋凡薪酬可能的区间暂时也无从得知。

既然是取消上一财年奖励部分,则蒋凡基本薪酬不会有所变化。不过大公司每年都有涨薪机会,蒋凡被处分,自然是难以进入下一次涨薪之列,也有间接损失。


0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0个评论
支付通道大全-公众号支付通道大全-官方唯一指定QQ群-939963332
免责声明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