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支付监管持续发力,支付下一站在哪?代表提案与支付相关

十多年2020年5月25日

上周,金融行业度过了颇不平静的一周。

近期,至少4家第三方支付公司内部员工被警方带走,包括通联、开店宝、畅捷等知名机构。

其中一家支付公司内部人士透露,此次被带走的相关人员主要是为了配合线下风险商户及供应商。“这应该都跟最近打击的POS机营销诈骗有关系。”一位支付行业部门总监透露。

近期支付行业出现大量不法分子,冒充相关支付机构等官方平台,以产品升级、降低费率等理由要求商户更换POS机进行诈骗,通过不符合要求的电销POS机具,非法获取持卡人的卡片、身份信息等,存在巨大盗刷风险。

在这轮核查中,支付机构能否安全脱身,还要看涉及的具体业务细节是否合法合规。


严监管持续,第三方支付机构戴“紧箍”。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第三方支付行业已收到25张监管罚单,罚没金额合计超2.38亿元,其中不乏上亿级罚单,也再现多家机构被多次处罚。记者对比上年同期数据发现,今年支付机构被罚金额超上年的5倍,单次被罚金额大幅增加,反洗钱监管趋势加码。

据央行成都分行网站5月20日公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示表,第三方支付机构成都摩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摩宝”)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相关规定,央行成都分行对其给予警告并处7万元罚款。5月15日,支付公司敏付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敏付科技”)也因九项违规被南宁中心支行警告,并没收违法所得19488.71元,罚款137万元。

针对此次处罚事件及后期整改事项,北京商报记者对成都摩宝、敏付科技两家公司进行采访,截至发稿前成都摩宝未给出进一步回应,敏付科技则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


支付上下游企业,现金贷、第三方短信服务商已开始自查、整顿。

5月14日,早在国内现金贷市场处于半退场状态的掌众北京职场,被警方上门带走包括财务人员在内的几十名员工,暂时原因不明。

据多位知情人士透露,掌众在去年10月之前已基本停掉国内现金贷业务。但过去掌众的确做过综合年利率36%以上的现金资产。

旧时现金贷巨头掌众的变故,代表很可能再次掀起一轮新的现金贷行业整顿风波。

而且这场金融整顿风暴颇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几乎在上周同一阶段,华东地区一家知名贷超平台员工陆荣透露,不少贷超平台的短信通道被封,无法正常发送金融类短信,包括验证码类短信。

“一批一批来的,有执照的可以发,贷超之类没有资质的都不能发金融相关的短信了。”陆荣表示,公司切换短信通道并不能解决问题,“大平台太严格,小平台太乱。”

最近,市面上几乎所有的短信服务商在金融类短信业务上都按下了休止符。“金融类短信做不了”成了大多短信从业者的标准回复话术。“这次跟以前不同,运营商并不是简单地屏蔽掉带有金融额度、下款等词汇的短信,而是发现了就封下游短信通道。”

另一位业内管理层人士透露,除了一些头部或持牌机构可能因为使用运营商专线发送短信而暂未受到影响,其他金融机构如果接的是运营商下游接口短信平台,则明显有影响。最近一段时间,至少有100多家国内短信服务商因为发送金融短信被封掉通道。

于是,多数第三方短信服务商已经主动开展自查。从最早的714等明显违规的贷款平台,发展到如今贷超这类灰色平台也被加入黑名单。

运营商要求不能发送违法诈骗类金融短信,在不能百分百界定是否为违法诈骗类短信的情况下,为了保住通道,它们选择了最保险的做法——一律不接金融短信合作。

而有的短信服务机构即使能接,也只接受拥有银保监会发布牌照的机构,并且只能发验证码和通知类内容,营销和催收类短信坚决不发。


疫情恢复开始,金融行业的严打浪潮似乎也重新开启了。

4月13日,公安部在京召开电视电话会议,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以打击治理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民族资产解冻类诈骗犯罪、命案积案攻坚为主要内容,并命名为“云剑-2020”行动。

4月底,河北警方打掉利用跑分平台为赌博、诈骗等非法资金进行流转、逃避监管的新型电信类犯罪团伙13个,捣毁窝点12处;福建警方摧毁通过非法搭建的网络支付平台,帮助境外的网络赌博、网络诈骗等团伙进行洗钱的特大黑灰产网络犯罪团伙,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101名。

5月7日,公安部网站发布消息,按照“云剑-2020”行动统一部署,截至7日15时,北京、河北、上海、江苏等15个省市公安机关共捣毁为贷款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团伙提供服务的违法1069短信平台57个,抓获犯罪嫌疑人798名,对持有牌照的160余家涉案1069短信平台注册商进行约谈。

5月13日,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召开了会议,表示坚决斩断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和跨境赌博资金链,对涉案银行、支付机构一律倒查问责。也对存在重大违规行为的4家银行予以通报批评,暂停4家银行网点3个月的新开立单位银行账户业务。

金融平台短信业务的大规模暂停,也是巨大规范浪潮中的一笔。

支付下一站:“支付+”亦或是“支付外”

经过了十几年的发展,支付伴随着中国互联网的发展进入一个新的时期,在这里产业互联网将变成互联网的主要方向,众多传统企业通过业务数字化再造了自己的业务流程和业务模式,支付也伴随这样的数字化过程逐渐成熟。未来的支付,资金收付仅仅是非常小的一部分能力,支付将通过资金的线上化,协助企业完成数字化,并依托金融科技能力,发展出新的业务内容和商业模式。支付的下一站,在支付之外。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银联原董事长葛华勇的大会提案引发了圈内刷屏。

葛华勇提及,在调研中发现,当前不同持牌机构在从事同质支付业务时,所面临和遵守的监管要求不同。这种不一致性已造成一定的不公平、不正当竞争,导致了市场发展失衡。他建议人民银行牵头制定统一的支付产业监管标准,按业务实质监管,而不是按行业或机构监管。葛华勇认为,这种不一致性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

1.不同监管部门对不同机构的业务准入门槛要求不一致。国家对以商业银行为代表的金融业实施严格的金融牌照监管,从事各项业务均有较高的监管要求,但非银行机构开展类似支付业务时,面临的监管尺度却明显不同。

以信用支付为例,商业银行作为稳健运行的机构,其信用卡业务在用户要求、账户开立程序、业务管理、风险防范等方面接受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的严格监管;而部分非银行支付机构及其关联的小贷机构在提供与信用卡功能相同的虚拟信用支付服务时,则主要受地方金融管理局监管,各方面要求均比银行信用卡业务宽松,客观上便利了其业务的迅速扩张,但却对合规的信用卡业务产生了明显冲击。

2. 目前支付业务的定价机制不一致。

商业银行、非银行收单机构在线下场景提供银行卡收单服务时,依照的是人民银行、发改委关于银行卡刷卡手续费的规定,在市场化制定商户收单服务费的同时,根据“政府指导价”制定网络服务费和发卡行服务费;相比而言,非银行支付机构开展网络支付业务时,由市场机构之间“两两协商”,自主确定收单业务的价格,这一定价方式传递至线下消费场景,就以更低的价格与银行卡收单进行直接竞争,对银行卡业务带来直接冲击。

3. 在开展同样跨境支付时,业务要求及执行标准不一致。

商业银行基于银行卡的跨境支付活动以相对稳健的方式开展业务,按照统一的银行卡业务规则进行信息及资金处理;而部分非银行网络支付机构在开展跨境支付业务时,接受的监管要求较为宽松,为其套取更多跨境支付业务收益提供了便利。

4.非银行机构在开展相同支付业务时,因监管不一致带来的业务经营模式及发展方式也不同

境内少数非银行支付机构依靠大型电商、社交等互联网平台,将支付业务视为流量入口,以支付业务的盈亏平衡甚至“战略性亏损”的方式获取用户、占领市场。然后再通过其他领域的泛金融业务、数据业务对流量进行变现、获得收入,这实际上是变相的垄断。而专注支付业务的支付机构在与其竞争时,不仅难以切入其垄断的电商、社交场景,还承受着恶性的低价竞争,面临着严重的生存压力。

葛华勇认为,上述问题正在导致系统性支付风险积聚,长期发展下去会影响到支付产业的健康持续发展。对此他建议由人民银行牵头制定统一的支付产业监管标准,由人民银行的分支机构、银保监会和地方金融管理局按照支付业务的实质内容进行监管,而不是按行业或机构监管,真正实现一致性监管:

一是规范业务监管,商业银行和非银行支付机构面向用户提供信用卡、信用支付等同类型业务时,应推行一致的账户开立、业务管控、风险防范等要求;

二是理顺价格机制,各类支付服务应根据其业务风险、资金来源、清算方式等进行定价,统一线上线下支付通道价格;

三是严格落实跨境等重点领域监管要求业务规则,防范跨境支付的业务风险,提升反洗钱监管效力;

四是对支付领域的垄断现象进行跟踪研究,出台政策禁止个别机构对支付市场的局部垄断。

from clipboard

政协委员江浩然:建议完善智能风控创新体系

全国政协委员,恒银金融党委书记、董事长江浩然保持提案“高产”。今年他带来的多份提案中,既有围绕金融领域的提案,如建议修订《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建议允许消费金融公司个人不良贷款转至AMC;也有围绕数字经济的提案,如建议完善智能风控创新体系更好服务数字经济发展等。

在《关于完善智能风控创新体系更好服务数字经济发展的提案》中,江浩然指出,数据是智能风控的基因。目前智能风控已经在各大银行、互联网平台、汽车金融、保险等领域广泛应用。应完善智能风控行业相关法律法规和规制框架,建立包容审慎监管和柔性监管机制,促进智能风控行业自律,以及出台金融业个人数据保护合规操作指南。

江浩然提出四条建议:

一是完善智能风控行业相关法律法规和规制框架。法律法规应充分考虑个人数据保护、金融系统安全、普惠金融实施等因素。规制框架则要秉承“综合治理”的思路,形成政府管理、企业履责、社会监督、行业组织多主体参与,法律、技术、自律等多种手段相结合的宏观格局。

二是建立包容审慎监管和柔性监管机制。因智能风控行业属于创新型领域,针对新生事物,要大胆容错纠错,为改革创新保驾护航。在监管过程中,推进包容审慎监管和柔性监管长效机制,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尊重被监管者权利,通过协商、参与、指导乃至运用自我管理等灵活、柔软方式以提高监管的有效性、认可性和可持续性,避免出现“一刀切运动式监管”现象发生。

三是促进智能风控行业自律。随着金融机构对于智能风控行业的产品和服务的需求不断增加,智能风控行业逐渐成为金融业重要的利益相关方,因而,金融监管部门应该将智能风控行业纳入监管范围。建议央行牵头成立行业自律组织,以间接监管的模式对行业实施监管,通过联合行业头部企业及相关机构,制定行业标准和行为准则,促进行业企业规范化运作。

四是出台金融业个人数据保护合规操作指南。在金融业个人数据保护合规操作指南的指导下,金融机构应制定相应的内外部个人数据使用合规流程,规范日常金融活动中的个人数据使用行为,减少法律合规性风险。同时,在采购第三方数据服务时,要求数据分析机构也要符合相应的合规要求,从而进一步促进智能风控行业合规化运行。


0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1个评论
支付通道大全-公众号支付通道大全-官方唯一指定QQ群-939963332
免责声明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