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支付独角兽,暂停自营消费贷

心蓝2020年10月19日

 此前,中国银联旗下第三方支付机构银联商务拟登陆科创板的消息被传出,引发市场持续关注。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这家近年来面临增长瓶颈的大型机构,其主营业务规模已现萎缩之势,但其信贷板块则却反向呈现230%的增长速度,颇具看点。

  不过,新流财经近期了解到,银联商务已下架或暂停其体系内相关联合贷及自营消费贷产品。

  在冲刺IPO过程中,借助互联网小贷和融担牌照参与到消费信贷市场的银联商务,或许为其信贷业务的稳妥性和追求更高的资本估值考虑,其主动采取了上述业务调整。

  但客观来看,近两年来,除去贷款业务的高增长势态,银联商务的其他业务或是停滞不前,或是规模开始萎缩,其上市估值仍将面临严峻考验。

  累计发放近1000亿小额贷款,目前暂停自营消费贷业务

  据了解,银联商务最早涉入消费金融领域大概是在2017年中期,当时银联商务在其旗下互金平台中接入中原消费金融的纯信用消费贷产品“提钱花”。

  彼时,银联商务所扮演的是助贷角色,主要是用户导流及贷前数据审核等工作。

  银联商务将根据用户提供信用卡在其POS机上的刷卡流水和人行征信情况获得贷款额度。

  几乎同期,银联商务欲进一步深入参与消费信贷业务,于2017年9月成立全资控股公司——重庆中金同盛小额贷款公司(中金同盛小贷),作为银联商务个人消费金融产品的运营主体。

  并于2018年4月在微信公众号推出“全民花GO”作为其消金产品的主要承载平台。

打开APP 阅读最新报道

  目前,全民花GO已不再局限于信贷产品,还包括理财、保险、信用卡申请和经营性贷款业务。

  在其贷款服务中,全民花GO提供第三方导流服务和自营消费信贷产品。

  不过,经向银联商务客服了解,现阶段其自营消费信贷产品(中金同盛全民购、马上借款全民购Pro)已处于暂停申请状态,并表示未来或将适时再放开。

  而据相关媒体了解到,此前以联合贷款模式合作的中邮消金邮你贷放置于“人气贷款”下。但目前,邮你贷也已消失在贷款推荐页面中。而其他以助贷合作方式的金融机构(如兴业消金和新网银行)仍在贷款推荐页面。

  有市场声音认为,目前在银联商务的消费信贷业务中,其助贷机构的身份被有意前置,其体系内子公司作为资金机构的痕迹有被刻意淡化的迹象,这或许跟目前消费信贷行业的大环境息息相关,监管力度持续收紧,终端信贷产品或面临利率上限束缚。

  目前在全民花GO的贷款界面中,其自营产品显示的综合年化利率最高为36%,可能会面临“4倍LPR”民间借贷利率上限的影响。

  除此之外,银联商务集团目前只获得互联网小贷和融担牌照,严格意义上并没有一张高含金量的放贷牌照,所以在IPO冲刺阶段,企业避免部分业务可能隐含的争议问题,也属明智之举。

  而在资本市场上,企业以何种身份登场也是关键因素,金融科技属性公司和金融业务机构将被分属于两种不同的估值标准,前者带来的估值倍数更为可观。

  在消费金融领域,银联商务也具备金融科技公司的属性,在获取优质流量上,支付机构能够依靠线下流量挖掘金融获客,因为支付本身与用户的消费、信贷密切相关,能够进一步提炼用户的信用基础情况。而银联商务庞大的线下交易流量就构成了使其成为优秀助贷机构的基础。

  此外,银联商务还有消费分期产品“全民花”,由旗下中金同盛商业保理公司承接,用户在分期消费前需要绑定一张信用卡,以冻结相应消费额度,再通过信用卡分期免息还款,消费场景基于银商特约商户体系。

  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银联商务共服务近800万家特约商户。

  在面向B端商户的信贷服务上,银联商务通过旗下普惠金融平台“天天富”为商户提供小额贷款产品。截至2019年末,天天富平台累计贷款发生额950亿元,覆盖商户9.1万户。

  支付业务营收下滑17%,贷款业务收入增速达230%

  当然,消费金融业务仅是银联商务众多业务中的一个,作为国内规模最大的综合支付服务机构之一,其核心是第三方支付。

  实际上,长期以来银联商务的优势是线下收单业务,由于其实体机构覆盖面全,而且服务的特约商户往往是大型商业机构如百货超市、酒店餐饮、旅游出行、财税金融等,所以其交易规模较高,保持着较高的市场占有率。

  公开数据显示,银联商务2019年受理各类交易127.3亿笔,金额为15万亿元。

  但根据易观发布的2020Q1中国第三方支付综合支付检测数据显示,支付宝、微信和银联商务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为48.44%、33.59%和7.19%,其他支付机构合计为10.78%。

  尽管位列第三方综合支付第三位,但银联商务的交易规模已远远落后于前两位巨头。

  具体到互联网支付和移动支付上,银联商务的这两项交易合计规模大概在5.2万亿元左右。

  在2019年的25万亿元第三方互联网支付上,银联商务的市占份额为18.2%,落后于35%的支付宝位列第二位。

  不过,在同年226.2万亿元的移动支付市场上,银联商务的市占份额仅位列第八,占比为0.30%,这意味着银联商务的“云闪付”自从2017年底发布以来,并未搅动移动支付市场格局。

  除此之外,银联商务主营的POS收单业务近年来也有萎缩的迹象。根据银联商务2019年财报数据,其POS收单业务录得31.7亿元营收,相比于2018年末的38.3亿元呈现17.2%的降幅。

  而在整体营收上,2019年银联商务的80.61亿元相比于2018年的数据也萎缩了近3%;进入2020年一季度,银联商务营收13.32亿元,同比下降27.9%,录得净亏损1.23亿元,由盈转亏。

  目前,银联商务在产品布局上有7大类,分别为支付服务、金融服务、大数据与信息服务、营销增值服务、自助终端、金融科技服务以及CFCA。

  从2019年财报信息看,其信贷业务的营收数据出现两倍的增长之外,其收单业务、ATM业务、保理业务均出现明显萎缩,网上支付业务则处于增长停滞状态,整体收入情况不容乐观。

  事实上,银联商务2019的信贷业务可谓做得“风生水起”,当年发放贷款和垫资(应收小贷业务)规模从年初的4.36亿元大幅增长至年末的14.30亿元,增长近230%。

  但进入2020年一季度,银联商务的相应数据从2019年末的14.30亿元已下降至13.45亿元,降幅近6%。这里面除了疫情因素之外,业内认为公司可能也在主动控制规模增长。

  此前,市场曾多次传出银联商务的上市信息,2016年有报道银联有意将银联商务拆分独立上市;2017年“银联商务有限公司”更名为“银联商务股份有限公司”,外界认为是为拆分上市做准备;2019年银联商务通过董事会和监事会审议通过《关于银联商务上市方案的议案》等多项议案,明确上市意图。

  而2020年或许是银联商务选择上市的最佳时间窗口,虽然谷内股市整体仍未摆脱低迷状态,但以蚂蚁集团为首的金融科技公司都在加速上市步伐,从而为资本市场掀起了金融科技热潮,而借此时机,想必也是银联商务冲刺IPO获得估值溢价的最佳时点。

  目前在A股上市的支付机构仅拉卡拉(300773,股吧)一家,市值约为300亿元,2019年其收单交易量为3.25万亿元,但相比于银联商务的15万亿元的收单规模体量仍然有限。

  如果银联商务此次顺利过会,将成为A股第二家支付机构。

  在市值方面,按照2018年底在上海产权交易所公开转让计算,当时银联商务整体估值为230亿元。不过,由于近两年的应收情况并不乐观,银联商务的估值能否超过拉卡拉仍有待观察。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新流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0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1个评论
支付通道大全-公众号支付通道大全-官方唯一指定QQ群-939963332
免责声明
X